亚澳客户留言|亚澳公告
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 行业动态
“鸡窝地”如何变身“聚宝盆” ——重庆土地宜机化改造调查
发布时间:2021-09-11 08:35

image.png

8月12日,重庆市永川区仙龙镇,金宝山村、太平桥村改造后的土地连成一万多亩,打造出万亩级全程机械化农田示范区。记者郑宇实习生杨涵摄/视觉重庆

image.png

9月3日,重庆市北碚区柳荫镇东升村,工人驾驶挖掘机对丘陵地进行宜机化改造。记者万难摄/视觉重庆

image.png

9月1日,重庆市梁平区铁门乡水稻种植基地,收割机作业,既省时又省力,效率很高。特约摄影刘辉/视觉重庆

image.png

8月12日,重庆市永川区仙龙镇,农机在经过宜机化改造后的地块收割稻谷。记者郑宇实习生杨涵摄/视觉重庆

金秋时节,巴山渝水间水稻机收大幕缓缓拉开,沃野千里,一片繁忙。

农业现代化,重要衡量标准是机械化,而对以坡耕地为主的重庆来说,土地进行宜机化改造尤显重要。

“十三五”期间,重庆市率先在全国探索推进丘陵山区农田宜机化改造,截至2020年底,全市有32个区县实施示范改造项目585个,直接及带动改造面积达78万亩,建成了一批万亩级规模化农业生产示范基地,走在了全国丘陵山区省份前列。可以说,宜机化改造已成为重庆市农业转型升级的突出标志和靓丽“名片”。

但是,重庆山高坡陡、土地零碎,先天条件的制约导致重庆市主要农作物的机械化水平仅有52%,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在“十四五”期间迎难而上,山城重庆的宜机化改造还需要克服哪些难题?近日,重庆日报记者在相关部门和区县进行了采访调研。

难点一:

土地界限的打破让村民普遍存在顾虑

从记者采访的情况来看,村民们普遍不愿意将土地拿出来,是制约宜机化改造推进的最大阻力。

永川区是重庆市唯一的全国主要农作物全程机械化示范区县,其机械化率达到70%,基本赶上全国平均水平,而仙龙镇是其示范推广点之一,推进较为迅速。

“其中的曲折,摆上几天都摆不完。”永川区仙龙镇大石坝村党总支书记艾明伟感叹。去年春天,大石坝村的土地还是零零碎碎,大机器根本就下不了田。村里要搞宜机化改造,这样的立地条件可不行。

怎么办?开村民会动员呗!

但事实证明艾明伟想得简单了——村民大会上刚说明意图,就被群起而攻之,“我们本身就不愿意把地拿出来,你还要把地的界限打破,那我们以后啷个分得清?”

没办法,只有各个击破,挨个登门算细账。艾明伟来到了棠坪湾村民小组村民杨代荣的家里,刚进门就被一句话噎住了,“我那个地,你莫想了……”

杨代荣今年58岁,因为有点厨艺,所以主业是承包村里的红白喜事,在家里的六七亩地上下的功夫并不大。艾明伟原以为从他这里突破,不想他的态度也很坚决。

“你担心的是啥?”艾明伟耐住性子问。

“就担心界限遭抹平了,以后我连我的地在哪都不晓得,和别人扯不清。”

“不是换发了土地证吗?那上面标得很清楚。”艾明伟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你现在只种了1/3的地,而且也没啥利润,土地拿出来后有流转费、务工、分红等几份收入,你自己算算?”

就这样来回拉锯了个把月后,包括杨代荣等在内的村民们终于同意拿出土地,大石坝村乃至仙龙镇的宜机化改造工作得以顺利铺开。

市农业农村委农机化处是宜机化改造的主要业务处室,该处一级调研员胡腊全坦言,村民们普遍担心入股后会打破地界,减少原有土地面积,以致分红时吃亏。“这就需要村社干部非常得力才行,一是带头把土地拿出来;二是要做好产业规划,土地拿出来后种植什么要提前想好;三是要通过改制,如引能人、推股改、促联营等,让丘陵山地农业产业发展呈现新气象,让改土带来效益。”他建议。

难点二:

资金偏少导致区县推动步调差异大

资金偏少、补助偏低则是宜机化改造顺利推进的另一大掣肘。

资料显示,宜机化改造分为互联互通、缓坡化改造、水平梯田、旱地梯台等类型,其补助标准为每亩1000元至2000元不等,经营户宜机化改造的积极性不强。

市政府在相关文件中,明确把农田宜机化改造作为改善农机作业基础条件、推动农机化后发跨越发展的重要内容,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其中,从2021年起每年安排2亿元对其进行专项支持。

重庆市要在2025年使全市的宜机化面积达到1000万亩,目前还差300万亩,如按照2000元/亩的标准计算,则需要60亿元,而每年2亿元、5年10亿元的资金总量,无论如何都是不够的。

这就导致了补助标准偏低和需要区县业主自筹等问题。

区县财政的不均衡,造成了宜机化改造推广上的不平衡。比如渝北区,就由政府财政统一出资,以8000元/亩的标准对土地进行宜机化改造,这个标准相当高,因此该区的推进也十分迅速。渝北区大盛镇青龙村党总支书记黄志的记事本上,这样记录着“青龙速度”:2月6日,宜机化改造启动;3月20日,完成宜机化改造500亩,柑橘种植200亩;5月底,完成柑橘种植500亩……但在一些“吃饭财政”的区县,并没有这一配套资金,需要业主自筹,而新型经营主体偏少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宜机化改造的推广。

“平均一亩改造成本要四五千元,扣除政府补助,改造1000多亩土地,企业需自筹资金300多万元。”重庆邦定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蒋绍福说,农业本来就见效慢,在农田建设上又砸下重金,无疑会增加经营者的经济压力。

解决之策是整合其他项目的资金。市政府在相关文件中表述道,将宜机化摆在高标准农田建设标准首位,并与土地治理、三峡后续扶持、现代农业园区建设、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等项目相结合,共同发力推进宜机化改造。

全国农机化“土专家”、重庆圆桂农机股份合作社理事长周元贵认为,应整合高标准农田建设的资金,在高标准农田的基础上再进行宜机化改造,这样花费较少,能相应减少业主的资金压力。

他还建议,应通过政策扶持,大力发展粮油大户和合作组织,让他们成为土地宜机化的主力军。“目前,水稻亩产值约为1400元,减去机械费等成本后,每亩利润约300元。如果政府能适当提高大户补贴让其利润更高,相信还是有不少人愿意多流转和承包土地,从而助推规模经营和宜机化。”


 来源:重庆日报网

Copyright©2010 Yaao Agricultural All Rights Reserved.    
    西安网站建设服务商:西安为华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