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澳客户留言|亚澳公告
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 行业动态
朱礼好:推动农机产业软着陆
发布时间:2019-05-30 14:31

不管农业结构如何调整,只要种粮面积不大幅下滑,已经不愿从事重体力劳动的农民还是要用机器代替人工作业,同时随着很多地方宜机化的改造,土地流转的加快、规模经营的提升,有利于农机规模化作业。

★不管农业结构如何调整,只要种粮面积不大幅下滑,已经不愿从事重体力劳动的农民还是要用机器代替人工作业,同时随着很多地方宜机化的改造,土地流转的加快、规模经营的提升,有利于农机规模化作业。

★对于企业来说,在技术方面仍需加快“国四”产品的试验与验证,不宜把希望寄托在大量储备“国三”、以便在“国四”实施之前猛赚一把的投机心理上,那样做的结果,无论对行业还是企业本身来说,都无异于饮鸩止渴。

★对于农机购置补贴政策,眼下特别强调需要从顶层设计层面预防下面走形变样,减少地方的转移、挪用、拖欠,提升资金周转率与使用效率,进一步降低企业运营成本,最大限度发挥补贴政策的正外部性,推动农机产业的软着陆。

        大家都看到了,过去的一年,农机行业遭遇近十几年来最差的行情,若要从信心指数与潜力指数等维度看,则在更长时间段内都可能是最差的。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农机工业运行数据,2018年农机全行业主营业务收入2601.32亿元,同比增长1.67%;规模以上企业利润大幅下降15.76%,一直处于负增长状态。在出口方面,出口交货值下降2.17%,出现疲软无力的现象。让行业大跌眼镜的是,2017年规模以上企业的营收还达到4291.35亿元,2018年却突然出现如此令人惊愕的差距,也不知怎么统计出来的!有人认为,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一方面是统计口径的变化,另一方面据说是对前些年的数据“挤水分”。权且不管,反正是出现了断崖式下滑。

数据是纸面上的,行业大幅腰斩给行业的创伤却是真实切肤的。实际上,即便是2018年的这个数字,很多人仍然认为有很大水分。由于业绩差,直接引发了多家企业的高层人事调整和裁员。作为行业发展的晴雨表,2018年在武汉举办的中国国际农机展据说有300家企业退展,算上后来补位的200来家企业,最终还是少了100多家,降幅达到5%以上。而刚过去的2019年春季展,无论是参展企业数量还是参展面积,一下子少了40%,可谓一落千丈,让人心凉。

很显然,当下的农机行业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从目前的形势和大家对行业的预测看,2019年农机市场仍然更严峻。随着2020年底“国三”升“国四”的到来,农机行业面临的冲击将是空前的,尽管前一段时间主管部门再次把实施期限往后延了,但这阵痛迟早要来,除非近几年在农机行业干脆取消实施“国四”排放。如是,则大大有利于提升农机行业的发展预期。按国内专家的解释,“国四”发动机跟过去的“国二”升“国三”完全不是一个概念,牵涉到整个行业的技术体系升级,无论是对于技术还是后续服务体系的打造,对企业和的行业格局的重塑都将是空前的。

而从目前的形势看,尽管粮价有缓慢回升的趋势,但是短期间粮价还难以回升到过去的水平。再者,即便粮价上涨,也不见得种粮农民收益提升,因为农资成本、用工成作、作业消耗成本都在上升,如果后者上升的幅度超过粮价上涨的幅度,种粮农民收益自难提升。收益不涨,农民就不愿支付更高的农机作业价格、导致用机意愿与需求降低,机手收益也随之下滑、影响潜在购机热情与信心。何况,目前粮食收购价还没有回到取消保护价收购前的水平。中美贸易战的纾缓,也放宽了粮食进口替代的空间。特别是,随着美欧对华降低贸易逆差的压力,我国未来对于高端农机装备的进口,至少在政策层面力度不会削减。

过去十几年,农机行业长期依赖政策拉动产生的杠杆效应,导致市场提前消费,某些大田作物常规农机产品领域提前达到饱和,农机制造低端产能大量过剩,中高端严重不足,产业结构未得到明显优化,拖拉机、烘干机等产业一哄而上,投机的心理与行业弥漫,一些追求良性发展的规范企业运行成本不断提升,生产效率降低,投资收益率逐渐下行,劣币驱良币效应明显。很多曾经的知名企业利润一路下滑甚至步入亏损境地,应收账款一路升高,资金占用严重,现金流极其紧张。

从整体上看,2016之后政策拉动的效应明显减弱,农机行业的发展信心严重不足。据中国农机工业协会去年所做的一项调查显示,对2019年农机市场充满信心的仅13%,维持不变的35%,而表示缺乏信心的达到52%。而最近中国农机流通协会所做的调研也继续印证了信心缺失,协会副秘书长张华光分析,进入传统消费旺季的今年3月份依然难掩旺季不足成色,3月份农机市场景气度创下五年来的新低。同比看,销售能力、农机补贴、库存、经理人信心指数均呈现不同程度的滑坡,尤其是经理人信心和库存指数的下滑,说明市场仍十分艰难。市场调查也吻合了这种现象,许多生产企业调低产量,流通企业控制库存,都是基于对今年市场形势严峻的判断。除大型拖拉机指数略有上升外,其余全部呈现下降,表明今年3月份多数农机市场不如去年同期。

作为农机行业发展的主体,农机制造工业下行和企业信心的严重下滑,直接加剧了对农机化领域发展前景的担忧。

当然,尽管面临很大的压力,但总体上农机化发展的基本面还是有一些乐观因素。特别是国务院42号文(《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农业机械化和农机装备产业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的出台,预示着上层开始发力进一步推动农机工业和农业机械化事业的发展。而农机产业发展的最大驱动力还是市场因素,我们须看到,不管农业结构如何调整,只要种粮面积不大幅下滑,已经不愿从事重体力劳动的农民还是要用机器代替人工作业,同时随着很多地方宜机化的改造,土地流转的加快、规模经营的提升,有利于农机规模化作业,畜牧、经济作物机械化也正成为热点,围绕农村环境保护与改善、秸秆产业的机械化和畜禽粪污处理的机械化内涵也不断延伸,费时费力的植保领域也越来越多的被自走式植保机械和农用无人机替代,农机化向全程、全面推进是不可逆转的趋势。

面对严峻的下行压力,农机行业亟须加快转型升级,加大补短板和结构性改革的力度与时度,加强农机化后进地区和薄弱环节的攻坚战,满足用户“无机可用”和“无机好用”的需求。对于企业来说,在技术方面,仍需加快“国四”产品的试验与验证,不宜把希望寄托在大量储备“国三”、以便在“国四”实施之前猛赚一把的投机心理上,那样做的结果,无论对行业还是企业本身来说,都无异于饮鸩止渴。

老朱认为,农机行业存在下行压力,需要各方一起努力,行业主管机构和行业组织要正视与承认农机行业遇到的非同一般的压力与困难,大力帮扶农机行业快速脱离困境;农机企业更不应出于虚荣上报一些虚假的数字误导决策者、掩耳盗铃与自欺欺人。政府部门要加大对行业的扶持力度特别是对创新的支持力度,但需减少计划之手的干预,而要特别强调以市场配置资源的方式实现行业个体的优胜劣汰。在扶持政策方面,既不能大水漫灌、推进行业与企业的虚胖,也不能粗放实施、无所作为,任由目标效应涣散失焦。对于农机购置补贴政策,眼下特别强调需要从顶层设计层面预防下面走形变样,减少地方的转移、挪用、拖欠,提升资金周转率与使用效率,实现要素价格的市场化配置与更公平、公开、公正、高效地分配,增加市场主体的活力与潜力,进一步降低企业运营成本,释放政策红利,最大限度发挥补贴政策的正外部性,推动农机产业的软着陆。


                                                                                                     来源:大田传媒|农机360网

 

Copyright©2010 Yaao Agricultural All Rights Reserved.    
    西安网站建设服务商:西安为华网络科技公司